獨孤璿澪 ✙心靈軼傳趣事

關於部落格
暫時的旅人,請在這歇一會再走吧。

放鬆心靈,別讓疲憊的靈魂超載。

.






我的主命部落格:↓
http://a283679810267.pixnet.net/blog
  • 1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迷惘-契約

「......」安靜的躺於床上,在睡夢間似是感受到一個溫暖的懷抱,一個令人安心的懷抱,不禁睜眼尋找,卻空無一人。

「沒人嗎?幻覺阿......」嘴角一絲無奈,繼續閉眼睡,這次感受到的是一掌溫暖的大手,撫著自己的心窩,心,不痛了,更加強而有力的跳動著。

「還痛嗎?」在開口前一個跟以往不同的聲音響起。低沉、飽滿,低聲詢問著。

「不痛了。」輕搖頭,回應。

「確定嗎?再想一次。」帶著不明的心情說著。

「嗯......唔,痛......很痛......」猛的摀住心口,腦海閃過各種畫面,最後停頓在一個畫面,一個挺拔的男子,眼含冷漠的轉身離去。心,一陣抽痛,蜷縮成一團,用力摀住心口,咬著下唇痛苦說著。

「還會痛阿,很好。」明顯聽得出愉悅。

「很好?哪裡......?」痛苦、不解的說著。

「這代表你還未離去。」一個力量在我心口,慢慢抑制住疼痛。

「呵......離去不離去什麼的......無所謂了,求求你,帶我走吧......帶我離開,求求你......。」第一次像個孩子一樣,尋找著人影、無助的祈求。

「可妳還掛念著吧?妳要尋他還要陪伴現在的他。」低沉的嗓音,淡淡說著,說著最不想面對的事。

「無所謂了,一切的一切都無所謂了!他,有許多兄弟保護著,多我一個少我一個保護者都無所謂......他,不值得為我許下承諾,不值得......所以,帶我走吧,離開這......」握緊雙拳,直至指甲嵌進肉裡也沒感覺。

「確定嗎?妳確定妳無所謂了嗎?妳好不容易撐到這,妳難道就這麼輕言放棄?」話裡挑眉,逼問。

「是!我就說無所謂了,你還想要我怎麼樣?他們最後都不會記得有我這個人,有如一場幻夢,毫不存在!」大聲低吼,身體顫抖。

「這樣阿。既然如此,與我訂下契約吧。」一個溫暖的懷抱,讓我放鬆身體、心靈。

「迷惘的孩子,將妳的靈魂、身體全給我吧。託付於我,我將會給妳最完美的保護。」低沉的嗓音,在耳邊響起,蠱惑。

「契約......是什麼?」小聲詢問。

「死後,妳的靈魂歸我所有,永遠屬於我,成為我的奴隸。歸於地獄。」用力緊抱,聲音更加蠱惑。

「地獄?好,能平靜我、讓我安心,我願死後追隨你。」聲音空洞說著。

「一言為定,迷惘的孩子。」落下輕輕的一吻,瞬間變的靜謐。

夜,平靜。血,綻放。

契約,在靜謐中成立。猶如一場幻夢,只有在夢裡才能清楚呈現。

迷惘的孩子,介於黑與白的中間,最終仍是歸於黑暗。

永遠墮落,永遠孤寂。

曾渴望安心的心,已被黑暗吞噬,消失。

即使渴望光明的照耀,卻仍是不可能的。

而黑暗,在最重要的時刻伸出援手,救她脫離於痛苦。

願歸於黑暗,願歸於地獄,願歸於惡魔的手心裡。

最後一點渴望光明的心,被黑暗吞噬。

光明,是否會在臨幸?

 

-獨孤璿澪

貳零壹肆年(甲午年,壹佰零叁年)玖月貳拾捌日下午肂點零叁分落筆.

 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